《Little Fox》02

▽02▲

热可可的香味在空气中四溢开来,蔓延至小木屋的每个角落。厨房里面山的窗台上,粉红的蔷薇稍稍低下头,舒展着自己娇嫩的花瓣,时不时晃晃身子,掸去自己身上的灰尘。

乔治一手撑在灶台上,另一只手握着大号陶瓷勺子心不在焉地搅拌着热可可。他半垂着眼睛,盯着热可可发呆。

其实他对能再碰上那只小狐狸这件事几乎不抱希望,可谁知那小家伙竟是自己跑了来,最后干脆还就在他家里住下来了。

回想起自己和小家伙第三次打照面的场面,乔治不由得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那是遇见这只小狐狸的第二天的傍晚,乔治刚穿过铺了一层交织的浅玫瑰红和薰衣草紫的小花园,推门进屋时,便看到小狐狸背对着他,窝在壁炉旁的木质地板上,不知道在翻看什么。

听到他的脚步声,小狐狸还转过头来,得意洋洋地冲他抬了抬下巴,神色间都是骄傲与不屑。末了,见他还愣着,它还神气地冲他亮了亮雪白的利齿。

乔治很是无奈地撇了它一眼,眉梢间却隐隐透出些喜悦的气息。他看着小狐狸晃了晃大尾巴,而后转过身继续翻看着。金晖透过窗窄间的缝隙落在它身上,使它看上去像是一个发光的毛线团。乔治顿时有种想揉对方一把的冲动,不过在想到昨天的情景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原以为小狐狸在他家里玩得够久了便会回到莫拉森林里去,谁知它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在他家里住下了,除了每天一次的外出狩猎外,小狐狸几乎一直都待在木屋里。

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怕人——至少不怕他。可万一哪天被人给拐了怎么办?

乔治在火苗的嘶嘶声下回了神,他摇着头关了火。小家伙机灵着呢。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不过好在也不至于太显眼。接着他拿出马克杯,舀了几勺热可可倒在里边,把杯子放到桌上让它自然冷却,然后挽起袖子去处理新鲜的兔肉。

不过很令乔治迷惑不解的是,小狐狸在他家里住下来以后,就一直不肯变或人形。他曾经试探过它,可对方只是高傲地瞥了他一眼,随后又懒洋洋地用尾巴盖住四肢,把目光投到看外去了。大有一副“我为什么要给你看,你有什么资格看”的神态。噢对了,另一个令乔治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小狐狸脸上总可以有那般多样的表情。

大概是因为它不是普通的狐狸?乔治想了想,没有继续思索下去。总会知道的,他相信。

不过事情似乎总在他的意料之外。

夏季的诺维小镇气候远没有其他地区来得闷热,而是给人一种热而清爽的奇特滋味,就像是在夏季喝下满满一瓶冰镇的薄荷柠檬苏打汽水,顿时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夜晚之际,凉风习习,蝉攀附在屋外的树干上,有节奏地拉着奏鸣曲,那是夏夜独有的音韵。乔治一如既往大开着窗,窗纱和窗帘也不拉上,蝉鸣之响令他感觉自己仿佛露宿于星空之下,凉风将他包裹起来,耳边萦绕着村叶的窃窃私语,他的意识很快被静谧掳获,转眼间沉入梦乡。

但他似乎才睡下一秒钟,便被摇醒了。乔治在迷迷模模中努力睁开有些酸涩的双眼,由于视线模糊,他无法看清那人的样子,甚至只能分辨出有个人影逆着光静静地坐在窗台上看着他。

乔治心里一惊,唰地一下坐起身来:“你……”但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被对方打断了。

“是我干的。跟我到外面走一趟,今晚的星星可多了。”少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声音懒洋洋的,他似乎故意将音节拉长了些,但是字正腔圆,吐字清晰,漫不经心中带点儿轻狂的意味。这样的腔调使他的话听上去完全不像是邀请。

乔治抬手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少年的样貌。那少年有着一头稍显凌乱但看上去却很柔软的棕发,发尾还微微翘起,两只火红的狐耳从头发中钻出。他看上去才十四五岁,一双黑眼睛像黑葡萄一样,乌黑而圆润。他白皙的脸上挂着耀眼的笑容,仿佛黑夜中绽放的一束阳光,在月光下格外显眼。

少年见他清醒了不少,便扬了扬下巴,冲他摆摆手:“既然你已经清醒了,那就启程吧。”说着,他便从窗台上跳下来,转身走出房间,根本不给乔治拒绝的机会。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乔治有些急切地叫住他。

“唐晓翼。”少年优雅地转身走回来,朝他伸出右手,“很高兴认识你,乔治。”伸手时他的手腕一并从衣服的袖口滑出,他的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指骨分明,乔治可以轻易地清楚地看出他的手骨和腕骨轮廓。

乔治也伸手握住对方的手:“很高兴认识你。”跟上次他所感受到的温热的皮毛不同,唐晓翼的手冰凉凉的,像是石板才有的温度。

这握手大约只持续了五秒,唐晓翼便松开了他的手。乔治只见对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然后颇有些不耐烦地道:“既然自我介绍完了,那就走吧。可别磨蹭了。”他走路的速度飞快,不出几秒便只给乔治留下了一个消瘦的背影。

乔治在原地犹豫了一秒钟,随后大步跟了出去。

正如唐晓翼小狐狸所说,夜空中遍布明星,在户外的草地上看得尤其清晰,密密麻麻的有如秋季大丰收时果树上缀满了多汁鲜果的样子,一个紧挨着另一个。夜空呈现出迷人的暗紫色,从中央往边缘渐变成亮眼的深紫罗兰。

一人一狐并肩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柔和的夏风轻轻拨弄着草叶,有的长草因此蹭到了他们脸上。乔治看到唐晓翼因此而痒得将眼睛眯了起来,他的双腿交叠着躺在铺着斗蓬的长草上,上边的花纹在月光照耀下闪着银白的光。

“你从来都不喜欢说话的吗?”就在乔治重新将目光移回夜空中时,唐晓翼突然转头问他。

这句话来得突兀,乔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闻言转过头去,正巧对上唐晓翼那双映着漫天繁星的乌黑眸子。在那一瞬间,他仿佛被那双眸子深深地吸了进去,失去了语言能力。

“嘿,你是鱼吗?睁着眼睛也能睡着?”见他不说话,唐晓翼有些没好气地用指关节敲了敲他的头。“算了,不跟你说话了,还是跟星星说话好玩!”

乔治看着小狐狸有些气鼓鼓地转过头去,顿时轻轻笑了出声:“噗,是你的眼睛太迷人。”

评论
热度(9)
© 楚云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