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Fox》03

▽03▲

清晨,当太阳刚刚钻出自己的小窝,伸着懒腰,抬起一只手将暖黄的光芒洒向诺维小镇时,乔治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会儿了。为了不打扰小狐狸的美梦,他还特意把卧室门和厨房门都关上了,只希望小家伙不要被吵醒的好。

灶上的陶瓷壶正煮着热茶,它就像第一次吸鼻烟的男士一样,被呛得持续不断地猛喷出白雾。乔治站在离陶瓷壶不远的地方,谨慎地将青瓜切成薄如蝉翼的片状。砧板旁的一小束雏菊在清晨的熹微晨光中慵懒地伸展着花瓣。水槽旁的水龙头不断将水输送到水槽中,直至没过水果,它才吱呀着提醒乔治。

今天是诺维小镇独有的一个节日:甜点节。嗯,不对,准确来说这将持续一个星期。正合小狐狸心意,也正因如此,乔治这几天便忙活了起来。

他的面前的架子上放着一个纸张泛黄的笔记本,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记录着各种甜点的制作方法。乔治在切完青瓜片后,又立刻开始着手处理圣女果的工作。厨房里当即多了一股酸甜的浓厚的香味,与先前切碎的薄荷的冰爽香味交织在一起,很是提神。

由于甜点节的到来,乔治已经接连三天没回自己的烘焙室了,这三天他一直都在小镇里收集自己想要的各类材料,一是为了迎合自家小狐狸的口味,二是为了能在节日期间获得更好的收益。

因为长时间紧张而繁忙的工作,乔治的休息变得极不规律,睡眠质量也逐渐下降。他的黑眼圈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愈发显眼,小狐狸便经常因为看不过眼而跑过来变着法子逗他,有时还会悄悄端来一杯浓浓的加了蜂蜜的薄荷茶,供他提神。

小狐狸大概学过变魔术,乔治往往都要在他离开后好一会儿才发现那杯茶。在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现象的时候,他很是哭笑不得。而事实上薄荷茶一直都被小狐狸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乔治不揭穿这个事实,却往往会在私底下盯着见了底的马克杯偷偷抿着嘴笑。小狐狸还真是别扭得可爱。

或许乔治没有意识到,这只别扭的小狐狸不仅住进了他家里,也住进了他心里。

这一年的甜点节大概是乔治目前为止度过的最欢快的时期。一大原因是小狐狸明显与他亲近得多了,也多亏了自己辛辛苦苦做的甜食。

在甜点节期间,小狐狸出于关心,主动承担下了一周的伙食。不得不说小狐狸在烧菜这方面很有一手,乔治往往一边沉醉在美食中无法自拔,一边打心底感叹。这下他算是捡到宝了,乔治心里美滋滋的。

在他休息的时候,小狐狸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蜷起身子凑到窗台旁的地板上看书,而是时不时地跟他恶作剧。每次乔治憋着一肚子怒气转向他,看到对方脸上扬起的大大的狡黠的笑容时,怒气便在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哭笑不得。

午睡时,乔治拉上厚厚的窗布,房间里的空气中顿时浮了一层金色。小狐狸便会凑到乔治旁边的沙发上卷成一团。乔治打开了留声器,清脆悦耳的吉他曲缓缓倾泻流出,和着窗外的蝉鸣,伴随着充斥了鼻腔的柠檬的气息,描绘出夏日独有的风景。

小狐狸往往比乔治先一步睡着,这时候乔治就会睁开眼,瞧着小狐狸火红的皮毛发呆,偶尔也会伸手揉揉它脑袋上柔软的毛发。一不小心力道大了,迷迷糊糊还陷在梦里的小狐狸便会发出不满的哼哼声,细细的软软的甚是可爱。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乔治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甜点节的最后一天了。他这才想起来之前承诺会在甜点节带小狐狸到郊外去玩,那该去哪儿呢?乔治停下揉面团的动作,就着单手落在面团上的姿势,想得入迷。

最终他带小狐狸去了常春藤堡,那里其实已经废弃多年了,却是个探险的好地方。乔治深知小狐狸心性,在仔细思索一番后,果断下了决定。

果不其然,小狐狸听到这消息后,眼睛几乎是唰地一下亮了起来。

乔治心里却莫名有些五味杂陈。

夜间的常春藤堡孤零零地立在山顶。有一颗亮亮的小星星担心它寂寞,落到它的顶部,跟它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山间静谧极了,只是偶尔能听到猫头鹰发出一阵咕咕声,还有细微的从小片的草丛中传出的虫鸣。

确实,唐晓翼格外热衷于冒险,他身手敏捷地在林中开路,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的步伐。

乔治则相对要吃力不少,毕竟他不能像唐晓翼那样,在黑暗中清晰视物,只能伸手提起萤火虫灯照亮前行的道路。每次他听不到前方的动静,抬头便能看到小狐狸抱着双臂一脸不耐烦地站在树下盯着他,但从来不会催促,只是冲他挑了挑眉。

在这之前,乔治并没有接近过这座废弃多年的城堡。在真正看到城堡的外墙后,他不由得感慨万千,转而又为前人的工艺啧啧称奇。

城堡入口前的石柱上雕刻着蔷薇与荆棘,有飞鸟停息于其间,仔细看还能分辨出在藤蔓上漫步的小甲虫。即使经过千百年风雨的洗礼,却还能清晰辨认出许多栩栩如生的图腾。乔治绕着那柱子转了一圈,居然还在接近底部的地方摸到了几行小诗,内容大致与常春藤堡中的密藏有关,不过他没有细看。

再站起身时,他看到唐晓翼垂首站在城堡前,合着双眼,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虔诚地行了一个古怪的礼。接着唐晓翼轻轻开口,用陌生的语言吟唱起来。皎洁的月光为他的棕发镀上一层银辉,配着此刻他柔和中带着哀伤的神情和光洁英俊的面庞,宛如沐浴圣光的神祇。

乔治在柱子旁看着唐晓翼的动作,不知不觉愣了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对方冲他一挑下巴,大声说:“走啊,别愣神了,不是说要到城堡后面的林地里去吗?再这样下去,天亮了我们还到不了目的地。”

乔治点点头,迈开步子穿过入口处已经被锈蚀的铁门,从一条偏僻的小路绕过了城堡。

当乔治和唐晓翼再次并肩躺在长草上时,乔治不由自主地想起这小狐狸半夜叫醒他去看星星的那天晚上。只不过彼时他们仿佛被满天星辰环绕,而这时是周身沐浴在澄清似水的月光中。天边的云稀疏,像是洒在案板上的牛奶被手抹了一把后流下的浅浅痕迹。

他放松地轻闭上眼,侧耳细听林子里蟋蟀奏出的优雅曲调,夏风为他们送上轻轻的歌声,不远处的池塘时不时地传来几声青蛙的歌唱,整个人都被柔化了似的。

身旁的唐晓翼动了动,取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他,里面装着散发出诱人香味的甜点,袋子上则沾了一层浓郁的黄油面包与松脂混合着的香气。

乔治伸手接过袋子,唐晓翼已经捏着一块草莓蛋糕开吃了。他的脸庞在似水月光下显得更加柔和,平时凌乱的棕发在长草的抚摸下柔顺了不少,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也被盖上一层水光,眼底更是像铺满了星辰一般。

小狐狸咬了蛋糕一口,草莓的红色汁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他甚是不在意地抬手随意擦了擦,有的汁水便蹭到了红红的嘴唇上,涂了天然的一层口红。

乔治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有什么陌生的东西从心中破土而出,他不受控制地凑上前去。草莓,奶油与蛋糕的香气顿时在唇齿间四溢开来。

乔治突然说不清到底是哪一种甜味,慢慢地顺着神经一直蔓延到心底。

评论
热度(6)
© 楚云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