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Fox》04

▽04▲

阳光穿过窗帘间的缝隙悄悄溜进乔治的房间,缓步走到床旁,叩响了床板。窗外的紫色牵牛花扬起头,吹起了活泼的起床号。乔治动了动指头,难得地并不想起来,但窗帘偏偏也造反似地大开着,让刺眼的阳光直直中击乔治的视线。乔治呻吟一声,突然后悔家里有那么一群古灵精怪的家伙。

他不情不愿地坐起身,习惯性地伸手摸摸小狐狸温暖的皮毛,触手却是凉凉的被子。乔治右眼皮一跳,诶,他的小狐狸呢?乔治仔细回想一下夜游常春藤堡的经历,记忆刚好在那个甜甜的吻处中断。于是他只好自我安慰,说不定小狐狸只是一时难以接受吧。嘴上是这么说,但乔治心里还是一阵失落,就连眉梢也在不知不觉中垂了下来。

这一天乔治都过得心不在焉,先不提切水果时差点没了一根手指,就煮牛奶时,他都差点在厨房里做出个爆炸实验。吓破了胆的陶瓷壶伙同一并遭殃的灶台黑着脸将乔治赶出了厨房,免得再次惨遭毒手。

乔治失落地搬来木椅,坐在小狐狸常待着的窗台前,一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小狐狸喜欢的画册。窗外的白云厚厚的,像棉花糖似的,蓬松而柔软,它们在湛蓝的天空中悠游自在地漫步,不细看,还会误以为它们是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乔治就这么想,当然他也没那个心情细细观察。

他真希望小狐狸只是在和他玩躲猫猫的游戏,虽然见不到小狐狸,但对方至少还在他身边。他开始怀念小狐狸花样百出的恶作剧和脸上的狡黠笑容。他的小狐狸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傍晚的时候,乌云开始在小镇上空聚拢,居民们井然有序地开始了防洪的准备工作。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洪流频发的时段,虽然谁都无法预测具体时间,但提前做好迎接的准备总是好的。

不过直到晚间,乔治关了窗躺在床上时,他才渐渐地隐约听到雨珠在草叶和玻璃上弹奏出的八音盒似的音乐。下雨了……也不知道小狐狸有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乔治迷迷糊糊地想着,很快在一片雨天的韵律中被淹没。

一夜无梦。

再醒来时天已经放晴了,天空呈现出一大片清澄亮眼的天蓝色,也似掉了一小片漆的墙壁,白云悠悠地在天边徘徊,一副宁静祥和的景色。街上散布着几处倒映着蓝天的浅浅水洼,有娇嫩的粉玫瑰瓣落在其中,那一小片天空便变幻出了蓝中裹粉的奇幻色彩。

乔治正猜测着小狐狸的去处,小木屋的门忽然被人叩响,他顿时跳了起来,是他的小狐狸回来了吗?

很可惜,不是噢。一个有着阳光般耀眼的金发的少年站在门外,他的年纪看着倒与唐晓翼相仿。

“有什么事儿吗?”乔治满心的喜悦都被截破,眼神在短短一秒内恢复到原先冷冰冰的样子。

少年挑了挑眉,捏着嗓子道: “啧,真不友好啊。真不知道唐的眼光怎么会差到这种地步。不过看得出来你对唐挺上心的,既然这样,那就跟我走一趟吧。”他的腔调有些阴阳怪气的,让乔治觉得不大舒服。

但是……“唐?”乔治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关键词,追问道。

“唐晓翼啊,你那只小狐狸。”

“他出什么事了?”乔治激动到一把扯住少年的衣服。他的心就快跳到嗓子眼了,他的小狐狸……绝对不能出事啊!

金发少年神情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接着阴阳怪气地说道:“起因在你啊,唐可是为了你才冒险去找圣莫拉魔花的。乔治先生,请您行行好把手放开可以吗?”

圣莫拉魔花……乔治沉默地松开了抓着对方衣服的手。他想他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他的小狐狸啊……

诺维小镇上一直流传着一个与莫拉森林有关的故事。

在常春藤堡还未废弃的时候,城堡里住着一个孤独的王子。英俊的王子有着麦浪般灿烂的金发,和玛瑙般澄澈的琥珀色眼眸,无数少女为之倾心。

有一天,王子骑马到莫拉森林里打猎,碰见了一位身姿曼妙的年轻女子,他对她一见钟情。

那女子原是莫拉森林的居民,是只优雅的白猫。遇见王子的时候,她又何尝没有动心呢?

但是莫拉森林有个规定,森林里是居民是不允许与外人成婚的,除非得到了圣莫拉魔花的认可。否则会在成婚当天的最后一秒死去。

但是圣莫拉魔花生长在地势险要的藤蔓瀑布下方的水池旁,除非从悬崖上直下至瀑布底端,否则根本无法触碰到圣莫拉魔花一丝一毫。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向圣莫拉魔花寻求认可的人还必须跟随魔花的歌声进入噩梦。在梦里,人们或许要承受上刀山下火海的考验,虽然只是假象,他们却是真真实实地感受到那样的疼痛。爱得越深,考验越残忍。有人甚至因此死亡。

如果人们能经受住这样残酷的考验,便是向圣莫拉魔花证明了自己的真心,圣莫拉魔花才会考虑放行。

当初,白猫为了奔向自己的爱人,毅然地单枪匹马闯到了圣莫拉魔花丛中。她的年纪还太小,不懂得那样多的残酷,最终惨死在圣莫拉魔花为她创造的梦境中。

当乔治和那个金发少年赶到藤蔓瀑布顶上的时候,乔治几乎是跪在悬崖边上,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下方。他看到小狐狸侧身伏在一篇灿烂的金色与妖艳的红色花瓣交织的茂盛花丛中,身子不自然地蜷缩得紧紧的,便更是紧张。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他身后的金发少年打了个响指,“要是能把他救上来,我就把唐托付给你了啊。”

乔治冷着脸看了对方一眼,不说话,手脚伶俐地往下爬去。由于长年被飞溅的瀑布水冲刷着,苍翠欲滴的青苔遍布岩壁,一手抓上去都是滑溜溜的一片。如果停留超过五秒钟,便有掉下崖壁的危险。

乔治还是顺着小狐狸留下的痕迹才能做到一路安全往下的。他很难想象当初的小狐狸是怎样独自在这样陡峭又湿滑的岩壁上开辟出这样一条路径,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他的倔强的小狐狸啊……

出于担心,刚刚到达瀑布底部,乔治便不顾还有些发软发僵的腿,大步走到小狐狸身边,将它揽进了自己怀里。小狐狸在他怀里瑟瑟发抖,不知道在梦里是什么样一个情景。

接着,他按照金发少年的指示,绕过附近的沼泽,抄近路出了莫拉森林。

在乔治抱着小狐狸进屋的时候,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金发少年道谢。

金发少年挑眉,翘着兰花指道:“唐也是我的朋友呀。”

评论
热度(9)
© 楚云辞 | Powered by LOFTER